[他山之石] 美国开启史上最大规模大坝拆除项目

发布时间:2015/12/3 9:28:55

当中国在大兴土木建造大坝,美国却开始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大坝拆除项目。

美国各地纷纷拆除大坝,使河流恢复自然状态。但科学家指出,拆除这些拦截河水的堤坝只是恢复河流健康的第一步。

华盛顿州奥林匹克半岛的艾尔华河大坝

华盛顿州奥林匹克半岛的艾尔华河大坝

罗格河位于俄勒冈州西南部的杰克逊县,距太平洋126英里,那里一派美丽的自然风光,恰如其名(罗格河,英文Rogue River,rogue有野性的意思——译者注)。迅疾、冰冷的河水轻快地跃过巨石,横扫倒地的大树,继续向前奔流。在河的南岸,克雷格·图斯停下脚步,仔细查看砂砾中一丛齐腰高的柳树。他非常满意。三年前,这片曾屹立着戈尔德雷大坝(Gold Ray Cam)的地方还像一个抽干的泥塘,如今这里已长出了柳树,无论是人工种植,还是自然而生,这都是个好现象。沿岸的柳树、三叶杨等本地物种使一些入侵物种只能止步于水湾。这些新生的植被能够附着泥沙,在汛期减缓水势,为鸟类和昆虫提供栖息之地。沿河岸向上走,还能看到小丛的柏树像绿色的旗帜一样扎根于陡坡之上。

图斯说:“我们必须判断出哪些地方将是河岸,哪些是高地。我觉得我们做得还不错。”

图斯在罗格河谷政府委员会工作。委员会负责坝址的综合性修复和监测项目。2008年以来,罗格河流域的三座大坝陆续拆除,戈尔德雷大坝是最后一座。1904年,刚刚建起的戈尔德雷坝还只是一个木栅式的建筑;1941年重建后,大坝达到38英尺高、360英尺长(约12米高、110米长),还用于发电。1972年,杰克逊县政府接管该坝后就关停了发电用的涡轮机。此后,大坝只用于为一个小型湖泊蓄水,河湾则成为当地居民悠闲娱乐的去处。但对鲑鱼来说,这座坝则是它们到上游产卵的又一个障碍。

拆除一座大坝非常容易。只要移走这个障碍,鱼类就可以自由地沿河游动,泥沙可以顺流而下,河流也能恢复过去的线路。斯科特·怀特是河流修复领域咨询公司“河流规划集团”的土木工程师,他说,尽管河流的恢复能力非常强,但拆除大坝只是修复其生态系统的第一步,后续问题还有很多,如:缺乏河滩植被,缺少增加生境复杂性的木质残体、砂砾,与泛滥平原隔绝,河道周围的放牧区不设篱障,一些会吸引幼鱼支流水道缺少遮蔽。

河流规划集团负责戈尔德雷坝址的植树和岸坡加固项目。工作人员还清除了积攒了近100年的垃圾,包括轮胎、火车车厢还有农业机械。随后在这一带种上当地原有的植被,以阻止外来物种侵袭。又过了一段时间,草和灌木就填补起空地。如今站在这里,你不会想到曾有一个比足球场还长的混凝土建筑横跨在河上。

美国陆军工程兵团的堤坝名录上,超过6英尺(约1.83米)高的有79000多座,规模较小的还有数千座,这些堤坝阻止了河水的自由流动。托马斯·阿尔迪托是位于马萨诸塞州、隶属“地球岛屿”研究所的生态系统修复中心的负责人,他说:“美国几乎所有河流上都筑着坝,我想多数国家都会经历这样一个发展阶段。”大坝可以用来控制洪水,为农田、城市供水,发电或是休闲娱乐。过去这些坝非常重要,但现在一些坝已经失去了作用。

最近几十年,由于一些大坝的维护费用已超过其带来的收益,呼吁拆除大坝的声音越来越多。拆除大坝目的不一:为鱼类等野生动物恢复水道,恢复自然沉积过程和营养物质的流动,减少安全隐患。很多建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大坝已经达到了使用寿命,这种情况在东北地区尤为普遍。超龄服役的大坝存在安全隐患,美国有4000多座大坝都有坍塌的危险,还有一些则不符合现在联邦或各州法律有关鱼道的规定。

一般情况下,拆除大坝的费用要低于建设鱼梯或是为满足法律要求而进行的维护。据环保组织“美国河流”介绍,过去100年中,美国已拆除了1100多座大坝,其中近800座是在最近20年拆除的,仅2012年就有65座。

大坝相继拆除,就像接连倒下的多米诺骨牌。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大坝拆除项目正在进行——华盛顿州奥林匹克国家公园艾尔华河上的两座大坝。加利福尼亚州最大的大坝拆除项目则是在卡梅尔河上,超过使用年限的圣克莱门特大坝将为硬头鳟产卵让道。缅因州佩诺伯斯科特河上的两座大坝也面临拆除,佐治亚州查特胡奇河上的两座已拆除完毕。流经俄勒冈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的克拉马斯河上的四座坝也列入拆除计划。

然而,拆除大坝的计划几乎都会引发争议。当地社群看重的是大坝的休闲娱乐用途、水库的美丽风光,同时还把大坝本身当做历史遗产;科学家、环保人士、原住民部落则将复原河流水文情况、生态系统和鱼类洄游通道放在首位。例如,罗格河畔的一些农场主就反对拆除大坝。已是81岁高龄的道尔顿·施特劳斯说:“我们努力进行游说,不要拆除大坝,不过我也试着保持一个公民应有的态度。”

不过这种情况并不多见。折中方案总是难以达成,保留还是拆除意味着一方的完全失败。“美国河流”环境修复部的副主任丹尼斯·霍费尔特·海伊说:“一般而言,技术性问题总能解决,最大的挑战还是社会问题。”

在联邦、州及地方政府批准拆除大坝的计划前,都要进行全面的影响测评。阿尔迪托说:“最后我们总是做了过多的研究”,然而,长期的拆除后影响研究却少之又少。霍费尔特·海伊说:“有两个领域缺少资金,即开始和结束后。人们并未把拆除大坝后的工作也作为环境修复的一部分。”

监测项目的开支与拆除大坝本身相比很少,但可以帮助科学家研究拆除大坝的短期及长期效应。阿尔迪托说:“要了解河流或湿地修复的全过程,你需要大约10年的监测数据,但这类工作很难找到资金支持。”

“美国河流”环境修复部负责人瑟瑞娜·麦克莱恩说,进行综合监测的坝址可作为样本,为今后的大坝拆除项目提供参考数据。长期的研究可以揭示拆除大坝对地区生态系统和经济的益处,从而减少拆除项目引发的争议。

有时一些支持拆除大坝的人也会担心大坝拦截的泥沙量:这些泥沙是否会破坏下游的生境,威胁基础设施,影响水质,或是释放重金属等污染物?俄勒冈州立大学的生物和生态工程学教授达西瑞·图洛斯研究了戈尔德雷坝拆除后河道形状与水位的变化,追踪泥沙的运动情况。她发现,大坝附近上游的泥沙量下降、下游则有所上升;河岸侵蚀多发生在靠近大坝的上游地区,沉积则多在大坝下游2800米以内。

图洛斯还研究了拆除大坝一两年内鱼类和水生昆虫对地质、物理变化的反馈。她说:“我关注的问题是‘生态系统是否会将大坝拆除作为一种扰动因素?’”根据研究结果,她认为答案是否定的。

“美国河流”的霍费尔特·海伊说,尽管图洛斯警告不能根据太平洋西北沿岸大坝拆除后的情况作出一般性结论,但她的研究还是能给未来拆除工作一些启示。“她的研究表明,很多人们担心拆除大坝造成的危害,比如大量泥沙释放对下游的影响,都没有发生。”

但还是有一些问题,戈尔德雷坝上游的几口井干枯了,下游十几位业主的河流取水口被泥沙堵塞。杰克逊县的做法是挖掘新井,为取水口被堵的业主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并在过渡期间用卡车运水。

社会经济方面,南俄勒冈州研究中心的伊娃·斯库拉托维奇博士已开始着手调查戈尔德雷坝拆除后的影响,她查询了南俄勒冈州的游客人数变化,采访游客以及钓鱼、漂流向导。漂流是当地的一项大生意。斯库拉托维奇发现,坝址上游11英里处的图弗勒州立公园更受欢迎了。几家公司都推出了一日游项目,包括原蓄水区的静水漂流和下游刺激的三级、四级激流漂流,几年前这样的旅行还是不可能的。

她介绍说:“总体而言,上、下游对坝址的利用都发生了变化。”沿河的娱乐项目多了,包括钓鱼、漂流、游泳、野餐等,特别是在图弗勒地区。一些钓鱼向导抱怨说大坝移除后水更浑浊了,然而据报道,他们的收入整体呈现上升趋势。斯库拉托维奇指出,经济和鱼类洄游通道的健康度也提高了。多数向导都扩大了导游区域,还提到鱼类质量也有所上升。斯库拉托维奇说:“由于我们没有看到多少负面变化,(这项研究)可以减轻人们对今后其他拆除项目的担忧。”

对西北地区的很多人来说,罗格河上大坝的拆除着意味着同一件事:更多的鲑鱼。打通这条157英里长的河流对五种在罗格河及支流产卵的鱼十分有益,即春季奇努克鲑、秋季奇努克鲑、夏季硬头鳟、冬季硬头鳟以及在全国范围内都日渐稀少的银鲑。

大坝会阻挡当地鱼类的运动。有时候一些鱼能跃过障碍,但这会额外耗费它们宝贵的精力。比如,萨瓦奇急流上的鱼梯很长又有多个入口。鲑鱼常常避开它徒劳地去翻越大坝。水库季节性的放水还会给下游带来小型的洪水,过后往往会使鱼搁浅。

自大坝拆除后,每到秋天,俄勒冈州鱼类和野生动物部的鱼类学家丹·范迪克就会计数戈尔德湾中鱼类的产卵区数量。奇努克鲑很快就开始在新环境里产卵了。范迪克说:“我们几乎都数不过来了。”经常有报告说鱼群更加健康、洄游时间更早,但范迪克很谨慎地避免做出鱼类数量丰富的结论。他说:“自从大坝拆除后,洄游鱼群数量有所上升,但海洋捕捞量也增加了。”

范迪克说:“这个项目的最大益处还是将静水恢复为当地鱼类进化过程中那种自由流动的河流。”水库会使鱼类聚集,使它们更容易被天敌或捕鱼者猎获。建坝造成的环境对喜欢深水、静水的鱼类更有益,特别是那些引入的大口黑鲈鱼等外来物种。“鱼类集聚现象”研究调查了本地和外来鱼种的数量及比例,初步结果显示,戈尔德雷坝附近鲑鱼数量和比例都有所上升。

今年秋天,大坝拆除后诞生的第一代鲑鱼就要返回它们孵化的水域。它们将从海洋溯游而上,而河道情况比一个世纪前还要畅通。这里不再有障碍,也没有鱼梯。只有河流,只有渐渐进行着自我修复的河流。

来源:环球网  
网址:http://news.yantuchina.com/13410.html